澳门威尼斯人赌场-威尼斯人投注_威尼斯人线上_威尼斯人_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开户   简体中文|繁體中文|English

新闻中心

企业动态

2017-11-15 21:03

澳门威尼斯人信誉网址:平岛首代岛民痛骂卖岛教授:我们不找老共找谁

回列表页

  7月12日,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“南海仲裁案”得出所谓的结论,太平岛是“礁”而非“岛”,因此不得享有超过12海里的海洋权利。海峡两岸对此都表示不接受、不承认。

  15日,在一档政论节目《新闻深喉咙》中,太平岛第一代岛民一位名为戚桐欣的老大爷虽情绪激动,但却有理有据地讲出了底层人民捍卫南海主权的道理和决心。

  博主@青年考古學生,上传了该节目视频,并对这位老大爷进行了介绍:“戚桐欣,24年(1935年观察者网注)3月11日生。原籍山东省威海市,设籍省基隆市,寄籍南沙群岛。曾任船舶报务员、甲种船长、水产试验所海洋渔业系股长、水产试验所退休副研究员、南沙地区“国民自治会议主席”、中易系统工作室主持人、基隆渔轮转型公会理事长。”

  南海仲裁案引用文献中,提及大学教授姜皇池“太平岛是礁石,不是岛屿”的文章。曾任南沙地区国民自治会议主席的戚桐欣,首先就严厉批评了这一说法“胡说八道”。

  此前,有外媒报道菲律宾目前仍有学校使用中国产标有“九段线”的地球仪,尽管菲方不承认这一南海海域权益边界。对于这一点,戚桐欣表示现在的U形线,即九段线,是历史遗留下来的,“不是的,也不是的,是老外给我们搞出来的”。

  除了地质地图,戚桐欣还提到了太平岛的人文历史。它最先由中国人发现,第一代岛民来到这里的时候,岛上已有土地公庙、南海观音庙,后来也成立了地方组织。

  最后,他还不忘表达普通渔民的诉求,扔出了一句铿锵有力的话:“南海是我们的,是我们祖宗的,没有一个能放弃”。

  我是个打渔的,我不但懂打渔,我还懂海洋法,以前我就在南沙岛,成立了一个南沙地区,国民自治会议,我就当选为主席,当时谁都不知道我这一招是干什么,现在知道了,我们有地方自治,有组织。谁谈到这里来,我再谈这个岛。我怀疑那个法官他判决的时候,用了什么图,我怀疑台大这个教授,因为在节目上,我看到大家拿的图,那不是海图,那叫地图,海图跟地图完全不一样,地图英文分得很清楚,地图叫MAP,它是看等高线的,海图是CHART,是看等深线,如果这个法官是拿着地图来判断南海怎么样,他开始就误解。

  所以今天,我们要把这个海图拿出来,你看看那个海图,海图在哪里,它那个地方有个Tizard Bank,英文叫Tizard Bank,我们中文叫郑和滩。那个它有多大,如果那个滩,那个bank露出来,那叫陆,那就是陆,那个陆有多大,基隆、台北、新北再加上桃园,再加上可能新竹,那么大的一个地方了,那叫bank。那个你可以随便进去吗?不行,它有航道口,你才能到这里去,随便进去就闯,那么太平岛出来了。有人在那里生存,当然是它叫岛,那怎么叫它是礁,他无知。

  再谈U形线。这个U形线是历史的,那不是,也不是,那是老外给我们搞出来的,你看看当年那些图,外国地图,通通是U形线。他们给我们划的。

  戚桐欣:他们划的那个U形线,你就看那个,south China sea policy,英国发表的,英国当年到南中国海,他到了哪里去,他都写那个south China sea policy,他给搞的,在太平岛有我们的庙,所以我们中国人到了哪里去,都是土地公庙,带庙去,我们先到哪里,哪里就是我们的,我们刚刚到太平岛的时候,太平岛还有土地庙,还有南海观音庙,现在土地庙不见了,南海观音香火很盛。

  现在就谈到这里,南海是我们的,是我们祖宗的,没有一个能放弃,不行,不行,也不行。我们祖宗的,我们渔民的,是渔民出去开拓的。今天渔民好好的打鱼,你们这些学者专家搞的,就把我们做掉了,我们还有问题怎么办。有奶就是娘,找谁,当然找老共。我们在海上要逃命,不找老共找谁,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谈,我要保命,谢谢各位。

回列表页
回到顶部